首页 > 言情 > 春秋客栈
下章.收藏.目录.分类

默认卷_第二章 初识

凤兮最近很无聊,已经很久没有鬼差送怨鬼来这里了。
凤兮每日准备好自己的糕点和茶水,眼巴巴的望着门口,期待下一刻阿罗就会带着怨鬼来给她讲故事。
门外脚步声响起,凤兮立即坐直身子,施法,加热茶水。
阿罗来了,却是一个人来的,凤兮起身,到门口东张西望。
阿罗不明所以,问道:“你找什么呢?”
凤兮回过身,奇怪的问阿罗:“鬼呢?我茶都准备好了就等着你带鬼魂来了,你怎么不带着一起进来呀。”
阿罗坐在椅子上,拿起茶杯倒了杯刚刚烧好的茶,抿了一口,无奈的开口:“最近也不知道怎么了,本来人死后变成鬼魂不管是普通的鬼还是心怀怨气的恶鬼,通通都应由鬼差带回地府,就算有怨气,也可以来你这客栈消逝,可是最近只要有怨气的鬼出现,还没等我们这些鬼差到,那些人间的道士便先把鬼消灭了,有些被抓去练了丹,有些直接魂飞魄散。所以,根本带不回这些鬼魂。”
凤兮听着惊讶,“这不是违背天理吗?就算是心有怨气,也不必魂飞魄散啊,这些道士为什么这么做?”
阿罗皱起眉头,继续道:“我也不知,只知道这些道士专门找厉鬼,厉鬼若害死了人,道士收了他便不算损阴德,只是违背了阴间的规矩,因此最近,我都在尽量比道士提前找到厉鬼,只是那些厉鬼留恋人间,不愿意投胎,一直躲着我,我总是慢一步。”
凤兮在心里推敲此事,“可是那些道士为何会找到呢?厉鬼不是躲起来了?”
阿罗叹了口气,放下茶杯,清冷的脸上满是无奈,道:“鬼魂识得鬼差的气息,却防不住道士的。”
凤兮皱了小脸,突然感觉愁苦,难道唯一的乐趣也失去了?
阿罗坐了一会便起身离开了,凤兮望着阿罗离开的背影,突然觉得这黄泉,更加清冷了。
几百年间,奈何桥边长满了曼珠沙华,在阴阴暗暗的黄泉里,开的分外美艳。
但来来往往的鬼魂只会对着这花哭的昏天黑地,这花会让鬼魂产生幻觉,回忆起在世时的种种美好与别离。
而鬼魂的眼泪,便滋润了这片土地,也滋润了这曼珠沙华的红。
凤兮也来,只是她不是来哭的,她也没什么生离死别的大悲,就算是婆婆离开,也是因为婆婆成了仙,凤兮想等她渡满了鬼魂,积了善缘,也可以离开这黄泉成仙了吧。
凤兮经常带着篮子,来到桥边,看看那些鬼魂对着花嚎啕大哭。摇了摇头,走进花海,伸出手,摘下一朵开的最火红的花。
是的,她就是来辣手摧花的,记不得是哪一年的一天,她偶然间发现这花做成的糕点甚是好吃,跟她的茶是绝配,于是每一天都来这里摘花,做糕点,准备听故事的时候吃。
这一摘,就是许多年。这花很神奇,神奇的终于有了点神仙留下的影子,不论凤兮怎么摘,这花总不会减少,过了一段时间,花会再开。
于是不知是从哪里流出的消息,说这曼珠沙华有起死回生之效。
起死回生凤兮是没看出来的,但是这糕点,红艳艳的,倒甚是好吃。每次来到这里,凤兮都会想起这些传说,都会感叹一番,毫不怜惜的摘花离去。
那一天,不清楚是哪一天,只知道是凤兮所想象的人间晨曦。
那一天凤兮去采花,阿罗终于忍受不住勾不回魂的怒火,去地府将这件事上报冥王。白大哥和阿罗一起去的,美名其曰近水楼台。隔壁的孟婆说凤兮做的糕点好吃,让凤兮多做一点,除此之外,与往日的清晨没有什么不同。
可是那一天,确确实实不同了,凤兮在黄泉,发现了人,一个半死不活的男人。
花海还是那片花海,凤兮按照往日的习惯站在花海边看鬼哭,准备等鬼魂离开就去摘被滋润的最红的花。
变化,就是在这个时候出现的。
幽暗的黄泉,竟然出现了光。
一束金色的光照进花海,一个影子顺着光影摔了下来。凤兮很确定,是摔下来的,也没人否定她,鬼魂怕光,在看到光的那一刻早就挂着鼻涕眼泪逃走了。
凤兮呆了一呆,突然有一个可怕的想法,黄泉入口打开了?
凤兮想跑回去找阿罗,跑到一半突然想到阿罗不在,整个黄泉,只有她和孟婆,孟婆不济事,只会做汤,于是咬咬牙,迎着光飞向黄泉入口。
来到黄泉入口,凤兮惊呆了,她从未见过阳光,本以为是洪水猛兽,却出乎意料的暖洋洋。
她想了好几个咒语,掐了好多个手决,终于关闭了黄泉入口,可是心里,却留下了阳光照在身上那种暖洋洋的感觉,这,就是阳光么。
凤兮回过神,突然想起了刚才好像顺着光掉下来什么,飞回花海寻找。
在摇曳的花海里,凤兮见到了一个人。
她很确定那是人,身上的阳气虽然很弱,却真真实实的存在着,衣衫褴褛,蓬头垢面,看不出本来的样子。
他,应该很快变成鬼魂了吧。凤兮望着他发了好长时间的呆,确定他现在半死不活没有危险,伸出一只手指戳了戳他,没反应,再戳戳,还是没反应。
凤兮再次望着他发呆,好一阵过去了,这个人竟然还没有死,胸口微微起伏,阳气还是没有消失。
凤兮叹了口气,挪过去拉起那人的一只手,一步一步的把人拖回自己的屋子。“算你命不该绝吧。”凤兮如是说。
路边的鬼魂望着凤兮拖着那人行走,一脸惊恐。
从此鬼界有了这样的传言,春秋客栈掌柜凤兮暗地生吃鬼魂,大家都看见她拽着一个鬼魂回客栈吃了。
从那之后,鬼魂见到凤兮全部很自觉的绕开走。
凤兮将人带回客栈也很绝望。
眼前的人衣不蔽体,到处是伤,大腿的伤已经深可见骨,身上还有几处被法术击打过的痕迹,但是他依旧活着。
凤兮想救他,在花海等了那么久他依旧活着说明他命不该绝。她施法为他疗伤,血肉以可见的速度愈合在一起。
那人呼吸渐渐平稳,凤兮整个人精疲力尽,施法救人是耗修为的事情,凤兮只觉得好累好想睡,趴在床边沉沉的睡了过去。
再次醒来,凤兮也不清楚是什么时候。
掀开被子下床,突然发觉不对,自己是什么时候上床睡觉的?不是救了一个人么?难道自己也做梦了?
凤兮用手拍拍额头,还是有点反应不过来。
穿好衣服,走下楼梯,猛然发现自己的客栈大堂里站着一个人,还是一个男人。
凤兮呆愣楞的站在楼梯口,脑子里无数个念头闪过,但只是闪过,留下的全是空白。
她望着眼前的男人,身上的衣服不完整,脏兮兮,但是长得很好看,至少凤兮没有见过比他更好看的人。
眉目如画,明明是那个唠叨鬼形容女子的话,形容眼前的男子一点不为过,五官却不显阴柔,十分英气俊朗,浅色的瞳孔不经意间便会流露一丝丝的温柔。
凤兮想,这样的人,应该是神仙吧。
“你,你是谁?咳,为什么,嗯,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凤兮在他的注视下涨红了脸,结结巴巴的问道。
“你救了我。”言简意赅,声音微沉干净。
凤兮终于回过神,原来不是梦,自己真的救了一个人,嗯,还是个男人,相当英俊的男人。
想想自己在这黄泉几百年,见过了那么多形形色色的鬼魂,断手的,断脚的,甚至头都需要在手里拿着的,就算有四肢健全的也是脸色惨白白,凤兮甚至以为人就是长成那个样子的,鬼差都是最好看的。这是第一次,凤兮才发现,原来人活着的时候是这般好看。
凤兮走下楼,才发现男人比自己高出这么多,凤兮看看自己的手,想着自己一只手将他拖回来,眼角抽了一抽。
“我是凤兮,你叫什么?”凤兮示意他坐下,从后厨拿出一碟糕点和一壶茶放到他面前。
“傅君华”他低声说出这三个字,手上没停,很快的吃着糕点,却不狼吞虎咽,很是清雅。

上一章|下一章:默认卷_第三章 成亲

目录

每页字数: 1000|3000|整章

读过本书的书友也读过

娇女谋略

腹黑双胞胎:抢个总...

总裁,情难自禁

狼性总裁:不做你的...

凶悍小王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