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皇后总想休了朕
下章.收藏.目录.分类

正文_第004 章 回忆篇·再会

无象之城,穷天之极,是南朝梁立国以来便深深扎根的都城。
  
  再走在无象城的街道上,顾语吟有些怅惘,不知不觉又走到了那日,曾和那人约见的小巷。
  
  “语吟。”
  
  听到男子的一声低唤,顾语吟和丫鬟玉子同时抬眼望去。
  
  “参见太子殿下。”来人正是顾语吟不久后的夫君,当今备受皇恩的太子殿下——迟离。
  
  身着紫衣华袍,以一袭蛟龙之纹作饰,约莫二十出头的年纪,剑眉星目,下颚的棱角分明,高挺的鼻梁之上,一双墨色瞳孔现在格外摄人心魄,是了,这边是现如今京城沸沸扬扬传颂的太子殿下。
  
  见顾语吟施施然行礼,太子只三步并作两步朝着她们走去,边走边说道:
  “快起来,你我之间,无需这般。”
  
  顾语吟道:“太子厚恩,小女子愧不敢当。”
  
  “那份旨意,你只当做…是恩德么。”
  太子的心里此刻也是如鲠在喉,他明白自己并未钟情于顾语吟,娶她也是另有它意,可今日听闻此语,不知为何,心中莫名难耐。
  
  顾语吟回答道:“太子和我,都心知肚明。”
  
  “也罢,也罢,只是你要信我,”
  太子与之对视,两对绝色的双目各有千秋,眼底,却又流转着不一般的华波。
  
  “我绝不会,做伤害你之事。”
  喉结微动,又补充道:
  “看在我们是多年好友至交。”
  
  “多谢太子殿下。”
  见顾语吟又要行礼,太子连忙扶起,不经意间拉着她的手出了小巷。
  
  “爷这是…”太子的侍从千策也少有的皱起了眉头。
  “看上我家小姐了呗。”
  玉子身为顾语吟的心腹,她和太子之间的事自然也是知情的,她只觉得这两人都还没认清自己的心罢了,剥开迷雾,一切还不是水到渠成的事。
  
  “……”千策懒得解释,跟着大步迈出了小巷。
  “你等等我!”玉子虽是习武之人,步伐倒也没有战场厮杀多年的千策来得迅速,只得小跑跟上三人的步伐。
  
  千策跟在太子和顾语吟身后,眉头不自觉拧成心中结。
  
  
  七日前,太子府中。
  
  “太子,您回来了。”
  太子派去边关驻守,而千策作为太子最得力的心腹则是留在了无象城内,负责盯着这城内的一举一动,以及,那个人。
  “嗯。”太子迟离径直走到主位坐下,来不及褪去的铠甲还彰显着主人这半年来的风尘仆仆。
  
  千策行礼:“事情已经办妥。”
  
  太子接着说道:“三日后,我要去丞相府提亲。”
  千策惊讶:这么快的么,如今此事正是风口浪尖。
  
  千策不卑不亢:“殿下可以稍缓搁置此事。”而后看了一眼太子阴晴不定的脸。
  
  太子皱了皱眉,而后开口:“无妨,你去准备就可。”
  
  千策还想说什么:“皇上那……”
  太子只摆了摆手,让他退了下去。
  
  半月前,太子府内,千策收到太子即将回京的书信,笔下提及的,还有另一件事,事关那人。
  
  千策默然,此事虽不像太子作风,还是一如既往的早早办妥。
  
  
  
  男子不过二十年岁,剑眉斜飞入鬢,薄唇微抿,一副好骨相绝佳风华,跟在身旁的女子小巧玲珑,天姿国色。
  太子和顾语吟这对京城舆论风口浪尖上的未婚夫妻出现在无象城最繁华的景阳楼外,一时间便引起了诸多侧目,其中也少不了对顾语吟指三道四的窃窃私语。
  
  “她怎么还有脸出来。”
  “这样的人怎么配得上太子?”
  “也不知是用什么狐媚法子暗地里还爬上了太子的床。”
  “这样的人,怕是被情夫抛弃了难耐吧。”
  “就是就是……”
  
  这些,自然落入了听力敏捷的太子耳中,威严的目光扫去,那些或带着鄙夷眼光,或带着话语摈弃的人一时间都噤了声,见身旁的顾语吟神色如常,这才拉着她准备迈进这京城最负盛名的景阳楼。
  
  “太子,”顾语吟忽然出声喊住了他,见他探询的目光传来,眼神示意了下太子紧紧握住的,她的手腕。
  
  太子连忙心领神会的松开,并道歉:“抱歉,我唐突了。”
  即将成为夫妻,大庭广众下拉手倒也没什么,这是顾语吟这实在特殊,她纵使心中清楚太子娶她是出于某种情况的利用,但不愿再给其抹黑盛名。
  
  “嗤。”不屑地笑声传来,一名身着鹅黄色连衣裙的少女拦住了顾语吟的去路。
  “在这演清纯戏码给谁看呢。”
  
  少女脸上带着十足的不屑,连同着发尾的那只金翎步钗,浮华无妄,少女一开口,语气便是咄咄逼人:
  “太子的手,你配么。”
  
  “我配不配得起,不劳廖大小姐操心。”
  眼前这个少女,顾语吟也是认得的,户部侍郎之女廖梦竹,在京中的小姐圈子中,没少仗着家室欺凌旁人,平时敌不过顾语吟,今时今日,这落井下石的第一人她堪堪上赶着来了。
  
  未等廖梦竹回答,太子便开了口:“顾姑娘是本王的王妃,请廖小姐自重。”
  太子隐去了那个“侧”字,咬重“王妃”两字,纵使廖梦竹再如何心大无脑,也听懂了几分个中猜意。
  
  廖梦竹不甘的跺了跺脚,将手中的丝帕不自觉的揉在手心:“太子哥哥~”
  
  嗲嗲的语气只叫太子身后的千策都不禁抖了抖一身的鸡皮疙瘩,如此这般矫揉做作的女人,千策只觉太子和他一样欣赏不来。
  
  “请廖小姐自重。”太子只丢下这句话,便带着顾语吟上了二楼的包间。
  
  没了太子,廖梦竹丢的脸也就曝露在这所有人的面前,多年来的仗势欺人,本就让她在京中的名声比起哪怕如今稍有败坏的顾语吟那也是好不了多少的,今天这一出,丢脸的可就她一人。
  
  听到旁人的嘲笑声,廖梦竹紧紧咬了咬牙:
  父亲本说此次便要将她推荐作太子妃,太子此番惹得陛下不悦,一场好梦已经落空;今日,又在这么多人面前受辱,这口气,她廖梦竹绝不咽下!
  
  二楼包间内,屏退了玉子和千策,太子和顾语吟自是面对着坐在了窗边的琉璃台旁。
  
  “吟儿。”太子望着对面的顾语吟温和地笑了笑,“这样唤你,可好?”
  顾语吟看向楼下的风景,淡淡地说了声:“无妨。”
  
  从前太子人前唤她顾小姐,人后顶多一句“语吟”,如今即将成亲,一声“吟儿”倒也唤得。
  
  顾语吟将目光从窗外收回,看向太子:“我只疑惑,为何是我。”
  
  “为何不是你。”太子语调平缓,看不出喜怒悲欢。
  
  顾语吟说道:“你可知,我现如今是配不上你的。”
  太子嘴角扯起淡淡的弧度:“有何配不上的呢,既是你,便只能是你。”
  
  顾语吟无心和他打着太极卖关子,开口一刀干脆了断:
  “你若为了丞相府,语颂才是最佳人选。”
  
  见太子不语,顾语吟淡淡品了口景阳楼新上的点心,淡淡的花栀香味,当真是上上品。
  “你若是为了报复书韫,现如今拿我开刀,可真是晚了。”
  
  顾语吟转过头去,不让太子听出声线里的颤抖:
  “他与我,已无干系。”
  
  书韫是太子亲手抓获,顾语吟自是知道,不过少年人的动心,又有什么理智可言呢。顾语吟当初只当她和太子清白,故而飞蛾扑火,不论其他,如今,倒真是讽刺。
  
  太子说:“我知道,你和他的关系。”
  太子又说:“我虽于你无真心,但入了府,我定好好待你,不亏待于你。”
  
  顾语吟自嘲地笑了笑:
  “没想到这失了德的丞相府大小姐,对这太子殿下,竟有这样大的用处。”
  
  太子皱了皱眉:
  “自轻自贱,不是什么好事情。”
  
  “这话,我也

下一页

上一章|下一章:正文_第005章 回忆篇·情动

目录

每页字数: 1000|3000|整章

读过本书的书友也读过

神医嫡女

腹黑老公别太坏

全能医妃:废物嫡小...

恶魔总裁的小妻子

一吻成瘾:总裁,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