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庶妃难挡:智娶腹黑冷王
下章.收藏.目录.分类

正文_第四章:大姐落水,渣男相救

她正想着,就赶忙闪过身,假意和落雨说话,却偷偷伸出了一只脚。吴羽灵一声惊呼下意识的伸手拽着落花的胳膊,只听见“噗通”一声,吴羽灵和落花双双落水,水花溅了老高。
    落雨长大了嘴巴,指向了吴盏研得身后,结巴了半天:“大小姐真的……落落落落……水了……”
    “什么!”吴盏研佯装惊讶道,赶忙转过身,看着在水里面扑腾求救却不停被水呛到的两人,心中闪过一抹快意,却被她极快的掩饰了。
    她狠狠地掐了自己一把,把泪逼了出来,哭喊道:“快来人啊!有人落水了!”
    落雨也马上反应了过来,一起大喊道:“来人啊!快来人啊!有人落水了!”
    她们叫了一会儿,便听见有人跑过来的声音,不一会儿夜无筹和吴亦云便到了凉亭,后头跟着一众下人。吴亦云一看自己的大女儿在水里一副快被淹死的样子,急急忙忙就要往下跳,却被夜无筹抢先了一步,另一位识水性的下人也跳了下去。
    吴盏研一副受到了惊吓的模样,抱住吴亦云,抽泣了起来,吴亦云也顾不得合不合乎礼数,赶忙拍着她的背,轻声安慰道:“无事无事,别怕,爹爹在这呢。”
    吴盏研这才将头抬了起来,看着吴亦云,哽咽着,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
    吴亦云用手轻轻的将吴盏研脸上的泪擦了擦,这才注意到吴盏研与平常的不同,眼中闪过一抹诧异,平日里吴盏研那样打扮他便也没多关注,如今这样一看,竟是和那女子长的十分相像。
    吴亦云呆愣愣的盯着吴盏研许久,连夜无筹将吴羽灵救回来了都不知晓,还是吴羽灵缓过劲哭了起来才回过神。
    吴羽灵全身已然湿透,水顺着头发一直往下滴,身子有些颤抖,不知是吓的还是冷的,且在抽泣着,要多狼狈有多狼狈。
    他叫一名婢女将外衫脱下交给他,走过去,将衣服披在吴羽灵身上道:“快带小姐回房,若是着凉了便不好了。”说罢,便有下人来带着已经止住哭声的吴羽灵回房。
    只是走之前,深深地看了夜无筹几眼,似是有些羞涩。
    没多久落花也被救了上来,和吴羽灵倒是没多大区别,虽然镇定些,没有哭,但是也是被吓傻了。
    怎么回事?她明明推的是吴盏研,吴盏研怎么会突然闪开,她又怎么会被大小姐拽着落水?这些疑问一直围绕在落花脑中,怎么也搞不明白。
    夜无筹皱了皱眉头,他的下人便取了披风来给他披上。他看了看四周,看见了红着眼眶咬着嘴唇,面色有些苍白,满脸委屈的躲在吴亦云身后的吴盏研,毫无疑问的被惊艳到了。
    夜无筹清了清嗓子,看着吴盏研道:“不知这位是?”
    吴亦云愣了愣,才回答道:“这是臣的犬女:吴盏研,因是妾氏所生,倒是没有和皇子您见过的。盏研,快见过三皇子。”
    吴盏研诺诺的应了声,从吴亦云身后走了出来,对着夜无筹行了个礼,柔声道:“臣女拜见三皇子。”
    夜无筹看着她,柔声道:“免礼吧。方才,被吓坏了吧?”
    心中却懊恼道:怎么是她?不是说吴盏研打扮十分俗气吗?这一点也不像啊。
    吴盏研点了点头,一副怯生生的模样,睫毛上还带着点点泪珠,十分惹人怜爱。
    夜无筹的喉结滚了滚,定定的看着吴盏研,柔声安慰道:“没事,都过去了。”
    说罢,他对着吴亦云道:“今日发生了这样的事,本皇子如今这副模样也不宜久留,便先告辞了,改日再来登门拜访。”
    吴亦云应是,所有人都一起对着夜无筹行礼,道:“微臣(臣女、草民)恭送三皇子!”
    话音刚落,夜无筹就走了,只是走的时候心中却满是吴盏研的影子。
    吴盏研看着他的背影,前世的一切记忆瞬间都被勾起,她闭了闭眼,压下心中的恨意和把夜无筹千刀万剐的冲动,不急,来日方长。
    送走了客人,吴亦云才摸了摸吴盏研的头,温柔的说:“研儿,快告诉爹爹到底发生了什么?”
    “研儿也不知晓,当时研儿转过身和落雨说话,只听见一声响,落雨便说大姐落水了。”吴盏研说道,似是有些懊恼不可以帮上吴亦云的忙。
    只是落花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身子却颤了颤。
    吴亦云摸了摸吴盏研的头,轻声道:“无事,不必自责,不是你的错。”
    吴盏研轻轻点了点头,应声知晓了,便不再言语。
    吴亦云转头看向落雨,问道:“落雨,你来说说你都看到了什么?”
    落雨思索了一会儿,却突然瞪大了眼睛。
    “怎么了?”吴亦云道。
    落雨却有些犹豫了,看上去十分的为难。

上一章|下一章:正文_第五章:定罪落花,遭受惩罚

目录

每页字数: 1000|3000|整章

读过本书的书友也读过

神医嫡女

邪医狂妻

高冷BOSS限时逼婚:...

总裁,情难自禁

暖爱成婚:腹黑爹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