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90后风水师
下章.收藏.目录.分类

第一卷 千尸填湖_第一章 少年阴影

我出生在西南地区一个偏远小山村里,母亲生我时被活生生吓傻,一直指着窗外说有红毛绿眼的怪物在看我。
  但那晚,只有爷爷忍不住来偷偷看我了。
  爷爷在我们当地很有名气,名叫李十,人称李十爷,是我们李家第十代风水师,相命看宅风水堪舆是他的看家本领,四十九岁之前混得风生水起,很多达官贵人都奉他为座上宾。
  但四十九岁之后,他变得神神怪怪,经常自言自语,有时候甚至半夜去坟里坐着,有村人传言他在刨尸体吃。
  我出生后,爷爷精神好了许多,给我取名李十一,意思是让我继承李家风水,成为我李家第十一代风水师。
  至于我父亲,我对他基本没有印象,自懂事起就再也不见他了,而我母亲被吓傻后送去了精神病院,家里只有我跟爷爷相依为命。
  爷爷从我六岁起就教我风水相术,大体是相手相面相五官、阳宅堪舆择祖坟那一套,融会贯通混口饭吃没问题。
  到了十岁,爷爷又开始教我一些降妖除魔的法子,多是茅山、龙虎山一脉发展出来的符、阵、术,比较杂乱晦涩,但我学得很快。
  那个时候,我就有些疑惑了,问爷爷为什么我们一直学别人的术,我们李家的风水术呢?
  爷爷就会露出一副惊恐后怕的表情,什么都不肯说,有时被我问急了,就会暴躁不安地说不可学不可学!
  到了十五岁,爷爷教我的东西我基本都学会了,我也开始产生了逆反心理,因为我觉得学校更有趣,而爷爷时常耽误我学业,逼迫我学习很多根本用不到的东西。
  我记得那是10年前后了,社会高速发展下,九十年代的风水师多被淘汰,我那时候从书上知道风水是封建迷信,就更加排斥了。
  我觉得爷爷净是教我一些没用的东西,还是别人的东西。
  他给我取的名字也不好听,哪有叫十一的。
  这种青少年的烦恼之下,我跟爷爷就疏远了,上高中后自己在我们东江城里租了个房子住,开始了独立自主的生活。
  爷爷也不来找我,仿佛很放心似的。
  但不过一年,噩耗传来,爷爷只剩下最后一口气了,希望见我最后一面。
  我当时就大哭了起来,突然就意识到爷爷对我来说多么重要。
  我马不停蹄地赶回了村子里,在潮湿的房间里看见了躺在床上的爷爷,他见我回来了,艰难地从后背下取出了一本名叫《天地太清神鉴》的书交给我,说这就是我们李家的术,但不到绝境的时候不准我学。
  我当时脑子一片空白,只顾着悲伤,哪里还去想什么术?
  接过书我就抱住爷爷哭个不停,觉得自己的人生垮了,以后再也没有人能为我遮风挡雨了,我舍不得爷爷。
  爷爷摸摸我的脑袋,很虚弱地叮嘱我一件事:“十一,24岁是你的本命年,爷爷给你算过了,那一年你会在一个叫千思湖的地方遭遇大难,如果能顺利渡过,那一生平安,如果撑不住了,就看看我们李家的术,哎。”
  爷爷最后的叹息中包含了很多感情,似无奈似畏惧,但我那时候无暇去思考,抱着爷爷就是哭。
  爷爷拍拍我的脸,声音嘶哑继续道:“还有,你要在家住够七天,我三天后下葬,七天后会回来,你一定不准开门,不准开门听见没!”
  爷爷最后一句话几乎是吼出来的,情绪变化之大把我吓得一僵,哭也忘了。
  等我回过神来,爷爷已经没气了。
  村长带人帮忙料理后事,我守灵三天,送爷爷下葬。
  那个时候我已经哭不出来了,整日浑浑噩噩,一闭眼就做噩梦,脑子里一直回响着爷爷最后的吼声:不准开门!不准开门!
  爷爷七天后会回来!
  我不太明白,但我很害怕,越临近头七,我就越害怕,但我还是听从爷爷的,在家住够七天。
  终于,熬到了爷爷的头七,我早早锁好门窗躺在了床上,想着早点入睡,等睁开眼睛就是第二天了。
  但无论怎么都睡不着,到了午夜,我听见了敲门声。
  我瞬间冷汗直流,全身发麻,心想爷爷真的回来了!
  那种惊恐永生难忘,我对爷爷的不舍、崇敬全都化作了恐惧。
  爷爷敲了很久的门,我一直不敢动,也尽量不去呼吸,整个被子都已经被我的汗水浸湿了。
  终于,敲门声停下了。
  我才松口气,却见窗外多了一个佝偻的人形,模模糊糊的,身上带着一片红,还有一双绿幽幽的眼睛望着我。
  我当场脑子一炸,想起了被吓傻的妈妈。
  她生我的时候,就是被这个红毛绿眼的怪物吓傻的。
  而那怪物分明给我一种熟悉感,就是爷爷!
  我全身从头凉到脚,直接就吓晕了过去。
  等到醒来,已经是第二天中午了,隔壁大婶喊我去吃饭,说我也是可怜,妈妈送精神病院了,爷爷也走了。
  我久久没敢动,起来后也不敢看窗户,背起行李就逃离了村庄,回到了东江城。
  回城里后,我病了足足一个月,人瘦了二十斤,噩梦不断,险些死了去。
  半年后我才恢复了正常,那时我也才十六岁,才读高一,但看起来面无血色,仿佛苍老了十岁一样。
  此后,我沉默寡言,形只影单,偶尔想到村子和爷爷就立刻抽自己几巴掌,强迫自己不去想,也再也没有回过村子。
  到了高考,我直接报考了最北方的一所大学,足足四年没有回过南方。
  等毕业后,我22岁了,也终于走出了阴影,人变得开朗活泼,跟普通人没啥两样,偶尔想起爷爷的头七,我就会怀疑自己是不是做梦了?
  那晚可能只是一个梦呢?死去的爷爷怎么会变成一个红毛绿眼的怪物呢?
  至于爷爷叮嘱的事,我基本忘干净了,只记得不要看那本书。
  那本书我留在东江的租房里,房租我一直给,只是四年都没有回去过。
  其实我想丢掉书,反正我不敢带在身边,一直放在租房里反而给多了四年房租,但想想那是爷爷唯一的遗产,我还是留下了。
  毕业后由于找工作的原因,我又回到了东江,回到了自己的租房,那书竟然还在,但我锁在柜子里不去看。
  由于我的大学很普通,我找工作有了不小的困难,后经好心的房东介绍,进入了东江某个小区当起了物业,生活算是安稳了。
  我想着存点钱,以后结婚生子倒也不错,少年时关于风水的一切,我全都遗弃了,我再也不想回到阴影当中。
  可当了物业后,接触的人多了,我发现爷爷教我的很多东西都很有用。
  我偶尔会看到某个业主面相不错,奴仆宫特别丰盈,有贵人之貌,一打听果然是当官的。
  有次我看见一个大妈出去买菜,她印堂发青,山根低陷有红痕,我就料定她走路不稳,怕是会摔一跤,结果她走出不远果然摔了一跤。
  还有一次我看见一个女业主奸门发红,眼含桃花,我就料定她出轨了,果然不过几天就被老公摁在地上打,闹得全小区都知道了。
  当了半年物业,我看人竟没有一个出错的,而按照我们李家的规矩,见人祸端口不可闭,见人祥贵心不可攀,我就会提醒那些有灾祸的业主,当回好人。
  那时候我还没意识到,自己其实还是没有完全抛弃风水师传人的身份,当不了一个普通人。
  好人做多了,我在小区里渐渐有了些名声。
  我们东江是个南方小三线,南方人比起北方人更信风水,特别是搬入新宅、装修婚配都喜欢找先生看一看算一算,我因此很受欢迎,甚至还有早恋的中学生找我算她男朋友爱不爱她的,让我哭笑不得。
  这样的日子悠哉悠哉,很合我意,我以为自己一辈子就这么安安稳稳过去了,结果24岁本命年那年,我迎来了爷爷口中的人生大劫,也因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到了24岁那年,我已经当了两年物业了,混了个办公室坐,工资到了四千八,再加上兼职干些风水师的活,收点红包,运气好的话一年能有七八

下一页

下一章:第一卷 千尸填湖_第二章 犯太岁

目录

每页字数: 1000|3000|整章

读过本书的书友也读过

最强狂兵

逍遥兵王

女总裁的贴身兵王

我的绝色明星老婆

女总裁的贴身保镖